四弦秋的诗

栖居于洱海边,食人间烟火,写纯净诗文!
远逝如风

远逝如风

清晨的江边,安静极了。沿江零散的是早起晨练的人,像应和着清晨的寂静,无人高声喧哗。路上偶有车辆疾驰而过,稍带起一阵骤风,倏尔归于平静。江风从远处缓缓地吹来,又急急地从身后溜走。仿佛不远处,有潮水与波浪等着它去捉弄。江里的水涨落迅疾,前几天还有满满一江水,今天就已能见浅处的泥石了。

迎着清爽的晨风,迟迟地沿江前行。与我擦肩的多是年长者,他们有的是老伴俩并肩走着,却也不语;有的是停在一处一边听着昆曲,一边抖擞着筋骨;也有拎着篮子的老姐俩儿,轻轻地唠着家常,等到了时间便拐进菜场。我却想在这人群中找寻两张熟悉的面孔,但这些天,依然没有结果。

一年前,也是住在钱塘江附近,那还是由春入夏的季节,早晨来这江边哪怕是吹吹风,也是一件极享受的事。记得那时总遇见一对老年夫妇,常常与他们相向而行。可能是遇见的次数多了,于是便有了记忆,但让我总能回忆起来的缘由,却和次数无关。和别的夫妇不同,他们不能并肩同行,也不能低声耳语。他们俩总这么一前一后,没有交流,都只默默地望着不远处,一直走到尽头,然后又折回,重复来时的行程。每次看见他们,我总忍不住多看两眼,看他们脸上的神情,看他们神情背后的故事。老头儿安静地斜坐在轮椅里,目光有些凝滞,直直地望着前方,不知道江上吹来的风对他而言有没有任何意义。老太太身材弱小,看得出推动手中的轮椅,她是费了很大的劲儿的。从她身边闪过时,可以看到她满额头的汗水,脚步却没有丝毫放缓。每一缕风扑面迎来时,她便顺势揩了汗,将手中沉重的轮椅推向更远处。春渐渐远去,夏正浓,即使是早晨五六点的阳光,也带了几分毒辣辣。而那个轮椅,在人们收起奔跑的步伐后,它依然缓缓的向前方行进,留给我的只有一个湿漉漉的背影。

而今夏已远去,秋风开始凉透每一枚树叶,等到气盛时将它们纷纷吹落。昔年的那个轮椅,已不复再寻。我开始猜想每一种可能,但不论是哪一种,总逃不出轮回的因缘。他们也确到了如秋叶的年岁,敌不过生命的劲风,也只能等待吹落。而他们那拳拳的情意,却久久地留了下来,暖了我心。

写于2012年9月

四弦秋 南窗随笔 , , , 1 306 2017-05-06

关于四弦秋

“目送归鸿,手挥五弦”。总想在面目全非的尘世里,寻一条闲云野鹤的出路。幸而有一片诗词汪洋,给了我许多的美好。时常,我荡舟其中,静静享受那一片美好。更庆幸岸边站立的人,喜欢我喜欢的美好,并保我免于饥寒,专注这欢喜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:

1 条评论,访客:1 条,博主:0 条